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导航站

毛主席儿媳邵华:平淡 生活 平静离去(组图)

来源:http://www.tackaberrytimes.com 作者:生活家居 人气:158 发布时间:2019-10-02
摘要:昨天,毛新宇夫妇胸佩白花,为邵华布置灵堂。 她是伟人亲属、巾帼将军,她的人生充满跌宕和传奇。 在毛泽东的次子毛岸青离世一年多后,毛岸青之妻、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邵华6月
昨天,毛新宇夫妇胸佩白花,为邵华布置灵堂。   她是伟人亲属、巾帼将军,她的人生充满跌宕和传奇。

  在毛泽东的次子毛岸青离世一年多后,毛岸青之妻、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邵华6月24日18时28分在北京病逝,享年69岁。

  毛新宇夫妇布置灵堂

  据新华社图片报道,毛岸青、邵华之子毛新宇和妻子刘滨为母亲布置灵堂。他们的上衣,别上了白色的小花。

  早报记者昨天从中国摄影家协会了解到,24日晚,中国摄影家协会分党组全体成员、正副秘书长前往邵华主席家中,向其家属表示亲切慰问,并代表中国文联党组书记胡振民同志及文联党组对邵华主席的不幸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中国摄影家协会有关人员昨天向早报记者介绍,邵华前晚病逝,他们要做的工作还很多,时间很紧张,他们昨天一直在忙着发唁电。

  至于邵华病逝的详细情况,中国摄影家协会表示,目前没有得到邵华家人授权可以发布相关消息,至于追悼会、灵堂的设置等相关后事将主要由其家人来商量安排,“她是我们协会主席,但平时到办公室来不多,在军事科学院居多。”

  丈夫去世后她明显老了

  “邵华部长对我特别亲切。她生前比较喜欢我写的一篇文章,发表在2006年2月15日的解放军报的《邵华将军镜头外的故事》,倒不是写得有多好,但她认为写得很朴实。”解放军出版社的王南方,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昨天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说。

  王南方和邵华认识有十多年,那时邵华还是军事科学院大百科部的副部长。一来二去,他们成了忘年交。

  昨天,王南方告诉记者,他是24日深夜友人给他打来电话,才知道邵华部长走了。“尽管在此之前我去医院看望过她,我也知道她的病情危重了,但当消息真得传来时,我先是震惊,继而落泪了。其时窗外突然起了风,天上下起了雨点,上天仿佛在和我们同哀。”

  王南方一直称呼邵华为“部长”。他向记者解释:“我们圈内人都叫她部长,她在任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之前,是军事科学院百科部副部长,我们就一直叫她邵部长,没有再换。”

  那时邵华在北京军事博物馆成功地举办了个人摄影展,王南方做了很多具体工作。邵华很满意,让他带着当时只有3岁的女儿去她的家,和她们全家一块共进晚餐。那时邵华的母亲张文秋和邵华的爱人毛岸青都还健在。2007年3月23日,毛岸青离开了人世,邵华亲自给王南方打电话,因当时他在英国执行公务,没能送毛岸青最后一程。从国外回来后,王南方专程到邵华家中看望,感觉她明显老了许多。

  王南方说,邵华部长是一个很讲情意的人,他印象里特别深的一件事发生在1999年9月9日,这一天是毛主席逝世23周年。

  那晚,邵华给他打电话说:“今天是主席逝世的纪念日,是一千年才能遇上一次的日子,五个9重合在一起。我这儿印了一点首日封,你要不要?”“要!”事后,王南方去取这有着特殊意义的首日封时,细心的邵华已经写好了名字,让工作人员专门留起来了。

  王南方对早报记者说,遗憾的是,由于自己的疏忽大意,这个首日封现在家里已经找不着了。

  王南方介绍,邵华爱好摄影。那是50年代初期,邵华的姐夫毛岸英从前苏联带回一台照相机,邵华装上胶卷,自个儿琢磨,有了些兴趣。之后因为忙于工作,摄影的爱好逐渐搁浅。后来,邵华又开始摆弄起相机,忙里偷闲搞点儿业余摄影。短短三四年工夫,她出版了四部大型画册,发表了一百余幅作品。

  毛泽东侄子将赴京悼念

  据《潇湘晨报》报道,毛泽东侄儿毛岸平近日将赴京悼念邵华。前晚7时30分许,毛泽东的堂侄毛岸平收到一条来自北京的短信息,获知邵华将军已逝世。毛岸平的心乱了,在他眼里邵华将军虽然身居高位,但没有一点架子,对毛泽东主席、对韶山怀着深厚的感情。毛岸平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将邵华将军逝世的消息通知了韶山管理局局长罗宏书。目前,韶山管理局初步决定,局长罗宏书与办公室主任将与毛岸平一起,在近日赶赴北京悼念邵华将军。[FS:PAGE]

  毛岸平回忆,在毛泽东的子女中,毛岸青邵华夫妇是回韶山次数最多的。1960年代初,毛岸青与邵华喜结连理。1962年5月20日,夫妻俩邀上刘松林(毛岸英之妻)一起回到了韶山。1977年4月5日,正是杜鹃花红遍韶山冲的时候。从韶山回到北京,毛岸青与邵华激情写下了散文《我们爱韶山的红杜鹃》。在身体好的时候,邵华将军几乎每年都会回韶山一两次。

  近两年来,由于身体原因邵华将军再也没有回过韶山。今年4月17日,毛岸平在北京参加婚礼时,曾想去探望邵华将军。但是,邵华将军病情严重,毛岸平没有见上。谈起这些,毛岸平的声音哽咽了起来,他想起了邵华将军对自己、对韶山、对毛主席和杨开慧亲属的关怀。邵华将军对韶山的建设十分重视,曾多次问到过家乡的建设情况,也曾与毛泽东的其他亲人一起回韶山进行考察。在去年毛岸青的追悼会上,邵华见到了韶山家乡人,她询问了韶山的建设情况。临行前,她充满深情地对家乡人说:“韶山要搞好建设,也要维护好环境!”

  邵华将军镜头外的故事

毛岸青、邵华、毛新宇一家三口。
1999年,邵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拍摄国庆阅兵盛况。
邵华与儿子毛新宇。
50周年国庆阅兵。(邵华作品)   端起相机为毛主席拍照

  与其他摄影家不同,邵华一搞摄影就入门正、起点高。这不是说她有绝对天赋,圈里人戏称将军:“谁能比得了您,您端起相机就给毛主席拍照!”

  作为主席的儿媳,将军50年代就开始在主席身边,经常为老人家拍照。是啊,在人民心目中,毛主席是神圣的伟大领袖;在世界友人心中,毛主席是中国不可多得的元首;可在将军的眼里,主席是一位平凡的父亲。那时,邵华在主席身边,除了办公外,一般情况下都可以允许她拍照,不过主席有言在先:一、不准将照片擅自拿去发表,二、不准将胶片拿到外面冲洗。有这两条纪律摆在面前,主席想着你们这些孩子能折腾出什么来呢。邵华就偷偷地在卫生间建起了“暗房”,请师傅帮忙做了洗相箱,将灯泡染上颜色,一个盆子装显影水,一个盆子装上定影水,半夜三更以如厕为由,干起了洗照片的事。初学洗相,常常不是“显”过了头,就是“定”不足打捞起来,基本上一个胶卷里很难找出个像样的相片。不过那时,将军就开始有心收藏照片,只可惜的是,由于频繁的搬迁,拍摄的早期照片所剩无几。现存的还有一张主席的标准像。面对这张本色的毛主席像,将军曾有意请人进行电脑修改,后经高人指点,这才是真正的文物,将军就那么留了起来。

  第一次知道胶卷有分别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邵华将军近些年经常下基层搞社会调查,一来二去,她将年轻时爱好摄影的事捡起来了。既然要搞,就得正正规规地拜师学习,像模像样地拍照。她开始结交摄影圈子里的朋友。像《解放军画报》社的贾明祖、袁学军,海军的牟健为等摄影记者,他们都是邵华家的常客。起初邵华的镜头主要对准的是一些静态的花、草、旅游胜地、革命旧址等。有一天,袁学军对邵华说:“真正搞摄影还是要拍舞台。”“是吗?”将军并不明白,甚至连一些行话都不能理会。

  那天,是全国举行“桃李杯”舞蹈比赛,袁学军盛邀邵华去拍照,将军正好有空闲,她第一次全副武装,还向人借了美能达变焦相机,俨然像位经验老到的摄影家,站在了现场前排中央。舞台的帷幕徐徐拉开,只见袁学军聚精会神地开始工作,手和眼不停地运动。这时在一旁的邵华小声问:“光圈是多少?”袁学军看了看将军,什么也没说。邵华又问:“速度是多少?”袁学军摇了摇头。很长时间,邵华也没听到他讲出什么,当下心里觉得很奇怪:“是你叫我来的,你又摆出这个样子干吗?”袁学军趁着换节目的间隙塞给将军一个400度的胶卷。邵华还是不明白:“我有胶卷啊?”“你换就是了!”袁学军答道。[FS:PAGE]

  演出结束后,袁学军对邵华说:“我没法儿跟您说,随着灯光、人物、道具、服饰的变化,焦距、速度都要变!”邵华很认真地点着头。

  那天,邵华拍摄的作品全部成了废品,仅有袁学军给她的胶卷里拍了几张有用的片子。这个时候,将军对袁学军心存感激,更重要的是第一次知晓胶卷还有那么多的等级好劣之分。

  也就是那次,邵华被领进了舞台摄影之门,后来有人请她看晚会,只要有空她都去,有时还想着法子找节目看,在镜头里看演出已经成了将军的一大乐事,一边欣赏节目,一边拍照,一举双得。现在别人问将军:“你的启蒙老师是谁?”将军说:“袁学军。”

  全家人都爱上了摄影

  因为邵华将军与相机结缘,爱好业余摄影,将军的母亲、90多岁的革命老人张文秋晚年看到女儿成天挎着相机,也要仿效。老人第一次端起相机是一次外出,保姆为其安装的胶卷,心急的老人在车内就将一卷胶卷照完了,结果洗出来一片空白。后来,邵华就让保姆为母亲装好胶卷不打开镜头盖,这样一来,老人怎么按,相机就是不动,老人唠叨:“怎么又坏了?”就将相机还给了保姆。

  有一回去看演出,邵华带着母亲一起去,老人坐在轮椅上,对着舞台上不停地按动快门,结果冲洗出来的照片一半是舞台上方,一半是舞台的下沿。当保姆将她拍的照片与邵华拍的照片做对比时,老人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肯定是相机不好,保姆对老人说:“二姨的相机好!”老人果真见到女儿就开口要女儿的相机,弄得邵华哭笑不得。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导航站发布于生活家居,转载请注明出处:毛主席儿媳邵华:平淡 生活 平静离去(组图)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